第六十五章黑暗(1/2)

加入书签

  上玄月已从大地一端升起,却只能把微白的辉光洒向吉芬城底部的巨岩,还未能照亮半空中的吉芬城。

  法拉馆长独自静坐在馆长室,屋顶的水晶吊灯刚好耗尽最后一丝魔能,微微闪烁了几下,将整间馆长室拖入黑暗。窗外如银的星光得以照射进黑暗的馆长室,也照亮了馆长有些沧桑疲惫的面容。

  过了良久,法拉馆长终于微微叹了一口气,又一次把桌面上那本黑面金字的古老书籍了拈了起来,封面上金光熠熠的书名即便没有灯光照射也清晰明朗:《黑暗圣经》。

  一本被光明神殿视为恶魔之书的典籍,却自称圣经,作者不详,成书年代无从考究,只知道这本书原属于光明教会,在一次教宗之争中流出了圣域。几经辗转后,在百年前由道格拉斯封存在了吉芬图书馆内。

压博体育取款多久到账  几十年来,神殿几次三番想夺回此书,威逼利诱手段用尽,却都被道格拉斯挡在了吉芬城外。法拉馆长一直搞不明白为何道格拉斯如此强硬,只不过是一本书而已,自己翻阅过多次,相信道格拉斯本人也看过无数遍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,只不过记载了不少光明神殿的丑恶历史,但**区这种野史闲书多得去了,为何单单纠结这一本?

  打开手中的圣经,法拉随意翻到一章,记载着一位被称为薇雅的邪神降临格洛尼亚大陆的故事。薇雅诞生的那一刻,便用恶毒诅咒杀死了周遭所有亲人,故而邪神噬亲人血肉而成长,集万恶于一身。获得神力后,利用自己的美貌与实力,薇雅在各处挑起事端,将一个又一个国家拖入战争的泥潭,并逐渐蔓延到整个大陆。

  大陆强者们不得不放下矛盾,联手对付这降临世间的邪神,尽管艰苦而惨痛,邪神终究还是落败了,被强者们驱逐到了魔界。

  乍看之下,这似乎是一个圆满的结局,像《光明圣经》里记载的丰功伟绩一样,正义必然打败邪恶。可是法拉馆长不由又一次看了看终章的语句:邪神过于强大,无法被杀死,邪念存在,邪神永生……

  “邪念……”法拉馆长一边摩挲着古老的纸页,一边呢喃自语:“希望,老师的是对的……”

  维特睁开眼时,发现自己躺在一片黑暗之中,最初只以为天黑而已,懒散地揉了揉眼睛,还伸了个懒腰。但忽然感受到身下坚硬的石质地面,才不由得心中一凛——自己刚才明明在抄书,即便是累倒了,宿舍里也应该是木质地板,这冰凉的地面是怎么回事?

  匆忙爬起身,目不能视物,维特有些慌乱。没有一丝光亮,双眼失去作用,四周的黑暗无穷无尽地包裹着自己,也没有哪怕一丝气流,似乎这里的空气都已经静止,一切安静得可怕,但自己的呼吸声,心跳声,一举一动细微的衣物摩擦声,都清晰而响亮。

  要说此时不害怕,那全是骗人。维特感到浑身冰凉,心里把法拉馆长的十八代祖上都骂了个遍。自己只不过打打小抄,还没开始考试呢,也不能算作弊,至于把自己丢到这种地方来受罚吗?

  维特以为这是法拉馆长在对自己施加惩罚,只是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,又联想到传说中神秘的吉芬城地下监狱,全身汗毛瞬间竖了起来!这老家伙也太变态了吧?逼着自己看书就算了,抄抄书就被丢进传说中关押魔物和邪教徒的地下监狱?吉芬城偷个金币的小偷岂不是要被株连九族?

  不过再想想也不对劲,周围黑漆漆一片,自己虽然不能视物,但应该没有其他人在周围,否则这么安静的环境,不要说针掉在地上,即便是毛发落地自己都能听见!

  “有人吗!?”维特壮着胆子对着空中高声喊道。

  这一喊,首先维特自己吓了一跳,不仅仅因为这一声如同响雷的喊叫太过突兀。维特发现了更严重的问题——自己现在身处的环境,可能大得有点超出想象。

  如果在狭小环境里,反复反弹的声音会振聋发聩,反之,即便是对着远方的山峦呼喊也可能听到细弱的回音。而现在,什么都没有,如同石沉大海,一切归于寂静。

  这是什么鬼地方!维特有些发抖,不知是对于黑暗中未知的害怕,还是对于法拉馆长的恨意。砰砰不止的心跳声,粗实的喘气声,不停的提醒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