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说:“早安清姐,我很好,没有受伤。”

  闻清看着他再度露出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像极了他们在火车上初遇的那一幕。这才不管不顾地扑进他怀里,眼泪汹涌而出。

  她用力捶了他胸口好几下,“混蛋,你怎么老是这样——”

  这辈子为他流的泪最多,为他疼为他痛的时候也最多,可偏偏最放不下的,也只有他。

  廖敬清按住她的脑袋,将人完完全全地压在胸口,让她聆听着自己的心跳声,不住地说着“对不起”。

  闻清抬起头看他,这时候才发现他脸颊上有伤,伤口并不深,也仔细处理过了,可还是被她发现了。

  她抬手一处处查看,随后在他脖子上和胳膊上,都发现了不同程度的伤口。她眼底的泪掉的更凶,“你到底去gān什么了?”

  廖敬清没有马上解释,他只是回头看了眼自己身后的男人。

  那人点了支烟抽上,对他微微颔首说:“我在这等你,但时间有限。”

  闻清刚刚放松的心脏倏地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紧紧攥住了,她疑惑地看着廖敬清,迫切地想让他给自己一个答案。可他却什么都没说,只矮身将光脚的她一路抱回了房间。

  ***

  闻清来不及追问那个人是谁,廖敬清将她重新放回被子里,这才慢慢地将这几天的事一件件解释给她听。

  “那天陪你去医院,其实也是我和刘队他们设的局,七叔之前行贿的目标在兴城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,这次事件牵扯了很多人,所以只要我出现,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把我处理掉。”

  闻清听到最后三个字,仍旧(fqxs)心有余悸,她qiáng迫自己听的很专心,“刚才那个人就是刘队?”

  “嗯”廖敬清下巴上的胡茬又长长了,连带着声线都低低沉沉地,“之前七叔为了更好地掌控我,除了洗钱之外,行贿的事也全权jiāo由我打理。我是当事者,是我出面接触的那些人。”

  闻清细细听着,心尖像是有滚烫的火烧灼着,廖敬清果然参与了这些事,那如今——

  这段日子他一直没说,她也从没问过,对于他跟着七叔这几年,到底做了些什么,他们彼此都讳莫如深。

  除了廖正扬对自己透露的那些,闻清内心深处其实一直都很抗拒这一段。

章节目录